食用氯化钠

用玩具娃娃这个游戏拼出来的我特别喜欢的两对cp\(*ΦωΦ)ノ

我尽力了,里面的素材不够啊QAQ

……拖延症啊,记录一下(板子的话友基和wacom都很好用_(:зゝ∠)_)

开心,新板子终于到了

主要是关于欺负糖糖和魔化的分析

这两集信息量有点大。到底大家谁是真欺负假欺负糖糖我在这分析一下。有补充的请告诉我。

    首先心疼我糖糖,暴露出没血统后被处处排挤(虽然也有他行为造成的结果),这种时候就他一个无血统的存在简直是小白菜的节奏…抱起来猛揉QAQ真心疼…不过这两集糖糖有些行事的确不对.._:(´_`」 ∠):_ ...
   
    然后是关于武崧的分析(武白我吃定了,啧啧啧)。不要和我说武崧也在怼白糖没血统,在欺负人。虽然他不经意暴露了糖糖的确不对,但是他和糖糖日常互怼习惯了,一不小心口误带出来,也不好指责他一个12、3岁的小猫没有统筹全局的心机,毕竟他也是第一次在这种场合(虽然还是很气,崧崧你等着以后被加倍怼吧(•́へ•́ ╬))。然而在他发觉失言后,各种他能做的察言观色,当机立断地向墨邪请求宽容等他都在努力去做。崧崧的确很臭屁,又为自己名门之后的身份骄傲,有几次拿了白糖的血统互怼(这点我还是不满意武崧的,不过这次他口误用了这个词也有前面正好大家讨论过各人所属与血统的原因)。不过这些旅途走来,他已经完全接纳了糖糖,是真的把白糖当做同甘共苦,可交托背后的存在。并且在后续涉及到糖糖的身份时,那几个墨邪与绒嬷嬷神色变化的镜头也只有崧崧关注到了。有个镜头不知道有没有人注意听到,在墨邪说“打宗、唱宗两位小英雄,也好好学一下”而唯独没有提到糖糖时,武崧那一声隐怒的喉音与立刻看向失落的糖糖的动作,简直…啧啧啧。还有人和我吐槽说武崧一直在各种阻拦糖糖说话的动作,是看不起他。喵了个咪,这一路上,除了他幼体化的那段时间,哪次糖糖犯熊不是他和小青大飞立刻制止,崧崧的时候尤其多。他们可是处在宗宫殿堂,面见代理宗主,遵循基本的礼仪,例如不打断上位者说话与不说一些不合时宜的话那不对吗。糖糖孤儿是没经历过也没学过,可是另外三个好歹要么是名门之后,要么是宗主亲教,基本的礼仪还是会懂的。武崧怕糖糖惹怒了墨邪和绒嬷嬷之后别人对糖糖不利,所以总是阻止他,这并没问题啊。不管崧崧是出于愧疚还是对糖糖无时无刻的关注(cp脑我自重),我都不认为他拦着糖糖说话有错。

    关于两位上级魔化的问题,绒嬷嬷魔化应该是真的,估计还是个大卧底,从她听见糖糖可以解开混沌枷锁与认出了糖糖的种子,甚至是上两集墨邪弹琴时脑回闪时那个表情可以看出。但墨邪不一定,可能魔化也可能没有。他和绒嬷嬷聊关于小青和糖糖间关系那段话可以看出,他不喜没血统的糖糖还处处针对,不仅是因为黯的原因,还有他的从妹墨兰当年差点身败名裂的原因,他不想让小青重蹈覆辙(呵,小青是明月的,糖糖是武崧的谁特喵理你)。而糖糖一只和他这代理宗主无亲无故的小猫猫,与墨邪唯一靠得上边的关系就是小青的伙伴,他最干脆利落以防万一的行为就是除去糖糖,就算不杀也要将糖糖隔离出小青的圈子,因此这并不能完全地证明他魔化了(但是令人特别生气啊啊啊啊啊啊我们糖糖不需要你欣赏哼唧!)。可是从他的回忆可以看出他的形象有很大改变(多了两鬓的长毛),从之前两季的套路来看像是黑化后改形象的结果,可是他弹琴时的脑回闪与回忆又让人捉摸不透。总之判定他是不是魔化猫还需要其它证据。

    不用说了,28集站稳武白,我的妈欸马欢乐马编剧你真的愧对自己的名字啊啊啊啊啊啊一点都不欢乐!马编你到底是敌军还是友军啊啊啊啊啊啊.._:(´_`」 ∠):_

    ...所以下一集就是“我…我选择武崧!”了吗…心疼要选择的糖糖( •̥́ ˍ •̀ू )。不过虽然不应该,但悠狸今天爆衫时我还是不争气地笑出了声。纯净的韵力除了大力丸与洗脑丸效用又多了个爆衫作用嘛…这个韵力到底是什么鬼辣😂加上修的去向与昨天判宗督宗以及黯势力的出场,官方三季要搞大事啊

    本来我还在想着在武崧崧幼年体时不会整出个悠白吧,今天发现完全没戏,这就是个哥哥形象,行,站稳武白不挪窝了

行了,手书搁浅了,板子挂掉了○| ̄|_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竞赛培训终于结束了,我要克服懒癌把手书继续画起来………○| ̄|_

第三季除了心疼慢慢成长的糖糖和小青外的唯一感想(*ΦωΦ*)

字丑

手书会画出来的(←←),会的…的…

那什么的手书图透,以我的拖延症做出来估计要半个月了………讲真,我讨厌画奇怪的帽子。